2017年青岛落马官员名单,青岛最新贪污受贿官员

发布日期:2017-04-06 21:54:42 智坤教育www.zktw.com
《2017年青岛落马官员名单,青岛最新贪污受贿官员》是由智坤教育(www.zktw.com)为你整理收集,希望这篇文章对你有帮助,您可及时反馈意见:

  有些干部,台上台下不一样,对上对下不一样,上班下班不一样,圈内圈外不一样,家里家外不一样,并引用王安石的“贪人廉,淫人洁,佞人直”加以强调。在落马官员中,这种善于伪装的“双面人”并不少见,他们一边疯狂敛财、一边痛斥腐败,或是披着俭朴、廉洁、自律的外衣,大行贪腐之实。接下来让小编来为您介绍关于2017年青岛落马官员名单,青岛最新贪污受贿官员等热门消息。如有变动,请以官网发布的消息为准。

  青岛落马官员名单

  姓名 落马前职务

  于国铭 青岛市市北区公安分局局长

  冯越欣 青岛市李沧区公安分局局长

  陈鹏 青岛市公安局团委书记

  王晓青 青岛市公安局特警支队一大队副大队长

  葛强 青岛市市北区治安大队大队长

  辛克水 青岛市市南区刑警大队副大队长

  王晓青或许没想到自己的名字有一天会出现在省检察院的工作报告上,而且还是以反面典型的形式。

  在今年的山东省检察院工作报告上,国家森检察长直接点了王晓青的名字:青岛市公安局特警支队一大队原副大队长王晓青徇私舞弊,为两名网上通缉犯提供通讯工具、转移住所,并为其驾车冲撞拦截追捕的警车,企图使他们逃避法律制裁。

  早报记者经多方证实,报告中的“两名网上通缉犯”之一即为青岛涉嫌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聂磊,而王晓青则是青岛警方内部人士眼中“聂磊一手扶起来”的人。

  王晓青曾率队前往四川汶川大地震灾区救援,并发表过“以后对生活的要求不要太高,活着就好”的感言。

  2010年9月,根据公安部、山东省公安厅有关部署,青岛警方摧毁了以聂磊为首的涉嫌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聂磊及130余名成员先后归案。该案也被称为新中国成立以来青岛最大的涉黑案。

  经过初步侦查,青岛警方称,聂磊团伙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故意杀人,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组织卖淫、贩毒、开设赌场等多项犯罪,但“故意杀人”、“贩毒”等罪名最终并未写入青岛警方的起诉意见书中。

  今年4月中旬,青岛市检察院将聂磊案首批27名被告人起诉至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首批起诉的被告人有27名,罪名涉及十几项,7月份又补充起诉了3名被告。

  聂磊案历经今年5月、8月的两次通知开庭又突然延期,至今迟迟尚未开庭。经早报记者证实,聂磊案延期开庭原因与青岛公检法系统的多名官员落马有关。9月29日,青岛市市北区公安分局局长于国铭、李沧区公安分局局长冯越欣的落马则是近期阶段性的“收网”行动。

  “聂磊案和落马官员案原来都是青岛方面负责侦查,目前已经移交给了山东省检察院,青岛方面已经回避了,等于是由山东省检察院在进行重新侦查,所以延期开庭是必然的了。”一位熟悉该案的内部人士表示,不排除该轮侦查结束后,聂磊等人被重新起诉的可能性。

  青岛,又一次处在了“红”与“黑”交织的时刻,青岛警界重新洗牌已成必然,而全部事实与关系的厘清,或许还有待时日。

  

  青岛最新贪污受贿官员

  “背运”青年

  两次抢劫罪、一次劳教,基本耗去了聂磊整个的青春期,其间的多名“狱友”后来成为了聂磊的左膀右臂。

  44岁的青岛人聂磊在十几岁到二十几岁的时候一直走“背运”。

  两次抢劫罪、一次劳教,基本上耗去了他整个的青春期。1983年9月,还在他刚满16岁的当口,聂磊就因抢劫罪被判6年徒刑,两年之后的1985年,这一刑罚被改判为6个月拘役。

  然而1986年,聂磊被释一年时间不到,他又因殴斗被劳动教养三年。1992年8月,聂磊因抢劫罪再一次获刑6年,那一年他25岁。这一次,他也没坐满6年,最迟在3年之后就出狱了。

  这样的人生经历可以称之为“背运”,然而,“背运”的时候也有收获,在服刑或劳动教养中认识的多名“狱友”后来成为了聂磊的左膀右臂,帮他冲锋陷阵,也同样成了聂磊涉嫌黑社会组织犯罪的骨干。

  1995年以来,聂磊主要以狱友、邻居、亲属三类人打造了自己的班底,成立了多家房地产公司并开办了多家游戏厅、娱乐城等游戏场所,获利颇丰。

  1995年之后的聂磊似乎走完了“霉运”。在之后的15年间,他没有任何犯罪记录,而恰恰在这15年间,他带领自己的兄弟们扩张势力范围、建立自己的权威,用明确的纪律约束其组织成员,并对外以“聂磊公司”统称。

  此前的媒体报道称,2000年,原山东省公安厅副厅长兼青岛市公安局长万国忠的落马也与聂磊有关。青岛警方一位内部人士告诉早报记者,万国忠的落马和聂磊关系不大,“那时候聂磊才刚刚起步,根本接不上万这条线”。

  最早不会超过2000年,又有一批骨干加入了“聂磊公司”,在聂磊的领导下,“聂磊公司”才开始逐步向赌博业和色情业延伸,扩张势力范围,“组织内部层级更加清晰、分工更为明确”。“新艺城夜总会”即在这一时期设立。

  蓬勃发展的房地产开发这一块产业也没有放弃,聂磊成立的全濠实业有限公司继续开发、购置多处房产、土地。

  从2000到2010年6月,聂磊也迎来了其人生最“辉煌”的十年,“称霸一方,在青岛市部分区域和行业内,形成非法控制和重大影响”。

  聂磊“讲义气”的性格也在起诉书中作为“黑社会组织”笼络人心强化控制的手段被提及:在攫取大量财富的基础上,聂磊及其黑社会性质组织给组织中的领导者、积极参加者购买高档车辆、分给赌场股份,向组织成员发放工资,为组织成员提供住房、通讯工具。

  不过,这一切在2010年3月27日凌晨之后不久就彻底消失了。

  “颐中”一夜

  2010年3月27日的颐中皇冠假日大酒店夜总会暴力事件,坚定了高层打击聂磊涉嫌黑社会犯罪组织的决心。

  颐中酒店的那一夜可谓聂磊人生的“滑铁卢”。

  同在香港中路、位于“新艺城夜总会”斜对面的青岛颐中皇冠假日酒店,是青岛市知名的涉外五星级酒店,青岛市政府的很多接待活动均在此进行。

  2010年3月27日至28日,由国际泳联举办的“李宁杯国际跳水系列赛”在青岛举行,前来参加比赛的国内外运动员,均被安排入住颐中皇冠假日酒店。前一晚,也就是3月26日晚上,青岛市高层在该酒店宴请参赛运动员及来宾,但就在当晚,该酒店三层“雾之花夜总会”内发生了一起严重的暴力事件。

  两天之后,青岛当地媒体披露了这一事件:3月27日凌晨1时许,在香港中路颐中皇冠假日酒店三楼的夜总会内,服务经理孙先生正在门口巡视时,突然冲进来20多名拿着刀具的男子,得知孙先生是负责人后,接着就是一阵猛砍,孙先生身中8刀后昏迷不醒,其中右手食指和中指直接被砍断。在401医院,经过8个小时的手术,孙先生才逐渐苏醒过来。

  这篇报道并未透露这一事件的主使者,对于被砍伤的原因,当事人孙先生也表示并不清楚。

  不过,聂磊案起诉书中描述的事件经过则比当地媒体报道要复杂得多,聂磊在该起事件中的角色也耐人寻味。

  起诉书称,3月27日零时许,一名高姓女子组织“新艺城夜总会”四名女青年到颐中酒店卖淫,与该酒店内“雾之花夜总会”保安因故发生争执并厮打。后“新艺城夜总会”总经理助理蔡某将此事告知李姓骨干,李指示蔡将此事汇报给聂磊或任姓骨干,蔡某联系不上聂磊,于是找到了任某。之后,任某纠集数十人,携带砍刀、棍棒等至颐中酒店大厅内,先对前来消费的客人进行殴打,又至三楼夜总会,持砍刀、棍棒等对夜总会工作人员进行殴打,并砸毁物品。

  在起诉中,媒体报道中的“身中8刀后昏迷不醒”的孙先生经法医鉴定为轻伤,其余两人为轻微伤。

  对于聂磊在这起事件中的角色,起诉书称:案发后,任某将此事汇报给聂磊,聂磊出资给任某等人,供其逃跑、藏匿,逃避公安机关侦查。起诉书的描述显示,颐中皇冠假日大酒店夜总会暴力事件发生时,聂磊并不知情。

  一位内部人士就此向早报记者解释称,颐中打砸事件其实只是一个导火索,没有这一事件也会抓聂磊和其骨干,这一事件只不过坚定了高层打击聂磊涉嫌黑社会犯罪组织的决心。

  当年6月23日,公安部发出B级通缉令,向全国通缉聂磊,对发现线索的举报人、协助缉捕的有功单位或个人,给予人民币5万元奖励。9月1日,聂磊因涉嫌寻衅滋事罪被刑拘,而其部分骨干成员早在5月份就已经被抓捕。

  青岛最贪高官排行榜

  天津通报一起混淆政商关系,严重违纪破法的典型,被通报人是天津市投资促进办公室原正局级巡视员王富强。

  通报指出,王富强无视党纪党规和中央八项规定精神,把低级趣味当追求。吃喝要去有特色、上档次的酒楼,喝茅台五粮液等高档酒;频繁出入高档高尔夫球会所,打遍天津所有球场不算,还把打遍全国知名球场作为追求目标;唱歌要唱第一曲,长期沉溺于觥筹交错、灯红酒绿之中不能自拔。

  深读注意到,早在今年6月初,天津市纪委就发布了王富强(正局级)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的消息。9月初,天津市纪委公布,给予王富强开除党籍处分;收缴其违纪所得;将其涉嫌犯罪问题及线索、款物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深读搜索发现,近年来,不少官员因与商人勾结进行利益输送、接受企业或者商人巨额贿赂而被纪检部门查处。

  中央屡次提出要构建“亲”“清”的政商关系,一些地方也开始探索给政商关系划定“硬杠”,便于各地在全面从严治党的政治新生态下,正确处理党委、政府与企业的关系。